谢冤鸽鸽

杂食党,好养活的咸鱼文手。满脑子黄色废料

突破失效

友情客串

卿北冥要吃大腿粮:

#接上,可以去主页查看#
#突破失效(下)#
4


这是哪我是谁,我要干什么?风好大,我好慌。


这一次我终于体会到被美国佬直线思维支配的恐怖,阵亡天团正式成立。


人家某男团唱歌,我问老D我们干什么


答曰


"去好莱坞拍恐怖片,万一就拿小金人了呢?"


我们理解的出道可能不太一样,人家小李子多少年了才拿小金人,还有不是出道吗怎么成这样了?


"那个,老D我我们出道……我们可是鬼哦……"


"我是丧尸!嗷!"


话题结束。


世界和平之前还好,他们不良该打架打架,该学习学习,现在到好了,天天公布阵亡人员,还有一堆没良心的坑蒙拐骗无恶不作,比如说我旁边美国进口蓝毛不明生物又在坑别人财物,死了都不老实。


有良心的人还在,我看了看五号,今天五号也成功混入了阵亡人员了呢。我松了口气,站起身试探混入讨论群体。


"蠢D我今天就要拔了你金牙,刨坟刨了你银行卡。"


我可能打开的方法不太对。


我们学校可以说是普通高中,本来上下课就那条线,现在开始了这个莫名其妙的游戏,天天和玩迷宫似的,人心险恶,你可能还不知道你在哪背后就来了一刀。


比如说我,死因:谁相信这个纸片谁傻逼。


我凭实力蠢死的,老D在我旁边抱着他不知道哪里来的汉堡,嘟囔


"其实我也是蠢死的"


"哈?"


"我太傻了,真的,我以为就是普通杀人游戏,结果他妈是个侦探游戏。"


学院救不了地球人


——鲁迅


很幸运,这次20死了,情况大概是这样的


5号上场了,5号看上去有很大的优势,5号开始跑了


5号成功阵亡


那首歌咋唱来着?"我就在这里等着你"


回家的诱惑


阵亡的也是学生狗,白天还要奋斗在课堂上,第一天还好,因为是鬼魂碰不了纸和笔,第二天领导大规模焚烧草稿纸和自动铅……


还要每个人都嚎一声表个态度,我一抬头发现20和老D根本不在,于是我也悄悄溜出去……


看见俩人分别在自己宿舍打起游戏,还吐槽最近有没有降和一些我听不懂的名词,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我的生发水天天被偷了,这一点都不社会主义。


我听见有人喊约瑟夫便藏了起来,忘记说了老D大名"帕特里克.D.约瑟夫"他觉得蛮长的就让我们叫他D了,其实我们都记得住,毕竟班里还有俄国人,鬼知道他们怎么记住自己的名字的。


正这么蹲着,老D扭头一看,撒丫子就飘出去了


好死不死的还和我蹲一块,露出欠打的笑容


"hi!"


"……"


"我们去洗剪吹?"


"我日这啥,好jb炫酷"


"我想染荧光绿"


"我想染基佬紫"


似乎达成了某种共识。


5


看着天天削减的人数,被分尸的,被烧的,被打死,被勒死的不计其数,在阵亡多点就能一起去唱个幸福安心委员会了。


6


最后几天,只能留给一个人,17号那个英国人动手了,真可怕。


7


一堆人不见了,这次连鬼魂都看不见。


8


5号叫蠢D和我,我发现我看见那些人的时候似乎也越来越少了。


9


最终只有一个活下来了,一个阴雨天,我看不清那个人的样子,只知道,白茫茫的一片真干净。


10


背后被推了一下,我突然坐起来,怨念的看着后面那个人……


老D没染头发啊,在阳光下闪耀的金色慌的人眼疼,好像旁边的班传来欢呼声,讲台上的老师也不知道去了哪里,窗外偶尔有纸飞机划过的影子。


"要放假了呢哈哈哈哈哈哈"


约瑟夫他笑着和旁边曾经"五号"的苏西打闹。


这个夏天开始了,他们开始整理东西,离开教室,留下蝉在叫,我背起书包离开了教室,似乎隐约听见广播里的声音,很真实的,是再熟悉不过的声音


"那么同学们,游戏,我们会在冬天再次见到彼此。"

评论(5)

热度(11)

  1. 谢冤鸽鸽卿北冥要吃大腿粮 转载了此文字
    友情客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