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冤er

杂食党,好养活的咸鱼文手

疯人院 语c群宣

来几个玩语c的小宝贝

嘤嘤嘤:

你又来给我讲故事了?你也不喜欢那些人对吧,我知道的,所以你才不理他们。今天要讲什么故事?我不会让那些人打扰我们的,你讲吧,我会好好听的……
肩膀被轻拍“喂……”
“嘘,”目不转睛地盯着面前空无一人的床位“不要打扰我听故事。”
我是男,我是男。我喜欢黑色,我喜欢蓝色。我爱李白,我爱子休。我不喜人声嘈杂,我不喜独自静坐。我孑然一身禹禹独行,我呼朋引类门庭若市。我穿行于白昼,我游走在黑夜。
——你是谁?
——我是你。
推开门,依旧是白色调的房间,纯白的墙壁,纯白的床,左脚迈过门槛,右脚随后跟上,反手关门,拉一下门,再拉一下门,又拉一下门,已经关好。踩着瓷砖间隙的直线走近桌子,将桌子上所有文件按大小摞起放在左侧。拉来桌前的窗帘系在右边,阳光洒满房间,今天也是开心的一天呢。
再次睁开眼睛,已经凌晨三点,失眠,又是失眠,连睡眠也和自己过不去,如此失败的人生。没有漂亮的外表,没有一流的学历,这世界这样不公平,就算再努力也毫无成绩,一事无成。究竟是为什么?这人生,究竟有什么意义?活着,又有什么意义?是不是结束才是最好的选择?那就让一切都结束吧。
这里是一个正经的(bu)精神病院语c,自选医生或病人,审人设+自戏100
生命的罅隙被慈悲填满,而我在这冷漠的人间。
欢迎来到疯人院
审核群号:678947043

【伪白r18】情

ABO警告√
对不起我咕了几个月√
快乐r老白√
https://m.weibo.cn/6226142239/4270331075934398
评论见
请勿上升真人!

我……很抱歉之前的危险发言,给大家造成恐慌的话真是对不起!我选择好好的在LOFTER产粮_(:з」∠)_

我流ABO

关于A:A并不是没有G点,是个男人都有前列腺,前列腺捅一下会有快感。而A并不是没有生殖腔,它只是退化至没有了(在深一点的地方),但捅一下会有快感以及敏感度还是存在的。体型多为高大强壮,不能生育。(之前看过的一片雷安AA文设定相似,超棒的但是忘了叫什么了)
关于O:同上,有前列腺,生殖腔,腺体,可标记等等。是健全的人,大部分人相对A或B体型会弱小些。会被A的信息素引至发情。
关于B:很少一部分人有信息素。对O,A效果不大。同上也有前列腺。对信息素不敏感,有些人感受不到信息素的存在,类似于“普通人”,体型个不一。
码着伪白ABO码到一半突然兴起产物。快乐。

占tag致歉√
想写ABO,觉得他俩适合AA却想看老白是O发情求虚伪的样子。纠结。给点意见吧?

佣幸真好

佣幸真好吃啊!含着十万把刀并拔出了胸口的四十米大长刀面带微笑如此说到。(求太太们善良点,赏几口糖吧)
占tag致歉,如果造成困扰那就删掉。

神奇的第五人格庄园(1)

520,当然要吃狗粮了√
cp混乱√
大概是为了满足自己催婚大队的私心√
放飞自我之作√
穿越系列√
        我,谢冤,一个普通人,爱好是打游戏以及粉cp。
        说起来你们可能不信,我在梦里迷路了,然后一睁眼就来到了第五人格庄园里,没错,就是那个最近很火的游戏里。
        跟想象中的不同,这里并不是集血腥与杀戮的地方,而是一个大型狗粮派发场。身为一个单身狗,我不仅为他们操碎了心而且还美滋滋。
        刚开始我是十分拒绝的,还做了往密码机上撞,试图让自己醒来这种傻事,后来终于认清了现实。
        记得开第一局游戏时,我的队友是慈善家、佣兵、以及园丁小姐姐。然后我就现场体验到了什么叫做性感杰佣,在线发糖。真香。
        当时我的心里:啊啊啊啊啊啊——!杰克抱起奈布了!奈布没有挣扎啊啊啊啊啊啊!奈布脸红了!他绝对脸红了吧!你们快去结婚吧呜呜呜。
        一句话,比同人文还刺激!
        那一局我就看了几十分钟的杰佣,然后从大门逃了出去,路上还跟园丁打了个招呼。悄悄告诉你们,观战时奈布在柜子里发出了奇♂怪的声音呢,警戒的红心都快要跳出来了,稳!
        另外这个庄园可能有bug,我明明逃出大门去了为什么还会回到庄园里来???我好像知道游戏里的求生者为什么推演了那么多次都会回到庄园了。
        第二局,我发现我的特质就是没有不好的特质。其实我也会些别人不会的,比如爬到柜子或箱子上面(当然要小心正义惩戒)、偷偷监管者的小狗、还可以改装那个监视的东西。我要感谢九年义务教育!
        第二局好像是个鹿头来着,在我印象中他是一个特别恶心的动物园园长(不),然后我开始破译离我最近的密码机。两分钟过去了,还剩三台未破解。
        这鹿头挂机吗????
        怀着不怕死的心,我转了半个地图,终于看到了令人熟悉的心跳。心跳声越来越大,同时,我也看到了在密码机旁的鹿头。好像还有一个人?那副眼镜……是幸运儿。
        (黑人问号脸)
        等等,可能是我打开的方向不对,再来一次。于是我闭上眼,几秒后又睁开了。看来不是我打开的不对,连粉色小心心都堆满了,幸运儿你真的确定就在那红着脸破译密码,还时不时往后看一眼,就是不表示一下吗?
        当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脑一抽就冲了过去,嘴里还喊着“幸运小哥哥不要怕,我、我来救你了!”
        然后正在密码机侧面破译的幸运儿就被我“一不小心”碰倒了,鹿头眼疾手快把他接在了怀里,然后两人一起倒了,幸运儿还跟鹿头嘴对嘴了,顿时这俩就红了脸。而我在鹿头的视线中装着惊恐跑了出去,深藏功与名。“哎呀,好可怕啊~对不起了幸运儿前辈~”
        走出警戒范围后才惊醒,鹿头那么大一个是怎么被幸运儿扑倒的……想不到鹿头还是一个心机boy。
        然后我看了一眼未破解的电机。怎么还剩三台????这段时间够魔术师和慈善家修好三台了吧。
        我又跑了大半个地图找他俩。
        嗯……小两口在电机旁边歪腻呢,慈善家在疯狂炸机,脸都有些红,而魔术师则站在慈善家后面,面不改色从慈善家腰间伸出两只手破译。慈善家像是生气,不知道说了什么,魔术师一声轻笑直接亲了上去。
        我一脸看破红尘,自己解了剩下的三台密码机,开了大门后自己就走了,最可气的是忘记了观战,直接退了出去。
        正当我感慨万千,正准备去自己宿舍睡会时,在我旁边的房间传来了床的摇晃声以及好像是女生的喘息。
        隔壁好像是医生和园丁的房间来着?
        第二天我知道了,幸运儿因身体原因没有来参加游戏,以及佣兵扶了一天的腰。
        “艾玛小姐,你最好遮一下脖子”我贴着园丁耳朵轻声说。
        “哦,谢、谢谢”她迅速红了脸。
        第三天,园丁小姐没有下床来参加游戏,我能闻到医生的醋味。我好像害了园丁。

透明文手小秘密

是我……。还是非常希望评论的!

燕余:

1.向圈内大佬低头,你们真是神一样的存在。






2.很喜欢红心蓝手,然而……啊……想想就行了。






3.看见有人评论瞬间炸裂,麻麻!这里有个小天使!!




4.每个关注了自己的人都会不自觉点开ta的主页看看。






5.红心蓝手点得多的人会记住id和头像,下次一见就会生出亲切感。






6.时常会自暴自弃,算了算了,溜了溜了,反正也没人看。






7.天啊终于有小天使给我点!赞!了!






8.如果有一篇文热度甚高战战兢兢以为侥幸,下次热度低就会觉得,啊,这种热度才是咸鱼的我啊。






9.不停地写不停的写,真的很想得到大家的认可。






10.很想放弃,但是就是很喜欢这对cp或者这个角色啊!拉一个入坑也是好的!拉不到……那我就当壮大tag好了QAQ。






11.渴望得到赞赏但在受到的时候却又会受宠若惊,心理极其矛盾。






12.笔力撑不起脑洞,让自己炸裂觉得好萌好萌的脑洞写出来后自己觉得……(苦闷.jpg)。






13.会来回的看评论,想说很多话,但是是个语废不知道说什么,担心会不会吓到小天使,最后很怂的发了颜表情。






14.有人催更会如同打了鸡血一样兴奋。






15.被叫大佬/太太超级惶恐,不,我不是!






16.被关注的太太也关注了,瑟瑟发抖到突然感觉不会写文。

















※欢迎大家补充啊。

粉丝好优秀……(瑟瑟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