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冤鸽鸽

杂食党,好养活的咸鱼文手。满脑子黄色废料

不老歌

这才是真正的大佬

明歆:

一段故事的开头总是这样
不老不死的人鱼在平静的大海下徜徉
远离自己的故土家乡
千百年如海上的风暴呼啸而过
她早忘记自己来自什么地方
有海鸥栖息在枯朽的浮木上尖声歌唱
咏叹她永不流逝的容颜与光芒


一段故事的相逢总是这样
人鱼救起的孩子在风暴中满是撞击留下的重伤
被海浪冲远的王冠搁浅在遥远的沙滩上
华丽的珠宝在散沙中无声地歌唱
被人鱼救起的是一个国家未来的王


人鱼围绕着孩子好奇的端详
他金色的头发在澄澈的水里散发着柔和的光
她召集空中的飞鸟叼来能治疗伤口的水草
她呼唤海里的小鱼收集能供以呼吸的水泡
她久违地吟诵起充满了魔法的咒语
人类的孩子啊,不要害怕你的生命将如小船一般沉没
作为医治你的小小补偿
我想让你答应我一个简单的愿望
在我决定放走你的那一天到来之前
请你就这样陪伴在我的身旁


她送他山洞里那只用石块磨成的小绵羊
在十年前她曾在不知名的港湾
看见白云一样的生命灵巧的跳跃在拥挤的甲板上
她送他一块用魔法冻结起来已经看不出是什么口味的小方糖
在百年前她曾在不知名的山岗
看见它从穿着破旧衣服的女孩小小的口袋补丁里咕噜噜滚到黑色的岩礁上
她陪着他在用夜明珠和珍珠点亮的山洞玩着没有输赢的捉迷藏
躲在岩石狭窄的缝隙里
不老不死的魔女听孩子的脚步在不远的地方跌跌撞撞
他呼唤着她千年前的名字
那个名字她自己时不时都会遗忘


一个少年的长大总是这样
他的眼睛逐渐深邃起来看向那遥远的远方
夜半从人鱼怀中醒来的男孩陷入无法挣脱的迷茫
古老王族的血液在他的脑海中絮语
我亲爱的孩子啊
你原本应该是你所眺望的那片土地的王


他低头看着魔女沉睡的容颜
男孩已经长成挺拔的少年
她那张美丽的脸十余年却没有丝毫改变
人鱼总用着歌谣一般的语调说起那些陈年的旧事
关于她曾救起过的小鸟海鱼和那只沉默的海龟
故事的最后总是一样
不老不死的人鱼孤单地在寂静的大海流浪
她平静的结束了又一个故事进入香甜的梦乡
仿佛没有感到一丝一毫的悲伤


一个故事的别离就该是这样
长大的王子戴上王冠回到自己属于的地方
在人民的欢呼和掌声中披上属于自己的荣光
在众望所归下成为一个国家的王
人鱼远远地把王国升起的烟花眺望
身后温柔的海浪把大海的邀请轻声歌唱
继续吧,继续向前吧我的孩子
在我的怀抱里继续你宿命里永无止境的流浪


故事在这里突兀地调转了方向
同姓的王族在王子回家的路上筑起了高高的城墙
流着相似血液的人在那里高声呼喊
他就应该永远呆在他沉没的地方
愤怒的魔女站在离王子不远的海面上
呼唤整个海洋赐予她禁忌的力量
让那奔腾而来的风浪和海啸
不费吹灰之力地摧毁高不见顶的高墙


力竭的人鱼困倦地躲进那只她常睡的珠蚌
新王登基的礼花在遥远的远方绽放
醒来的时候又要继续这样的生活
不老不死的人鱼在冰凉的大海里
循环往复的孤独周而复始地流浪


苏醒过来的人鱼看着鱼尾的铁环陷入短暂的惊慌
取代长满了海葵的石头
伸手摸到的是一片光滑而透明的冰凉
她的孩子笑着站在她所触摸不到的地方
与她隔着一面精致打磨的水晶温柔相望
让我来结束你的宿命
让我来终结你的流浪
华丽的珠宝一件一件投进囚禁她的鱼缸
男人的双手试图安抚她脸上的迷茫
我亲爱的魔女大人
您看这个枯寂的宫殿是多么富丽堂皇
我亲爱的魔女大人
您看尖利的刀痕还刻在新漆的墙面上
他亲吻上那个诞生于海的孤寂生命
是他所期待的柔软与冰凉
他温柔的声音染上了战栗的欲望
我亲爱的,亲爱的魔女大人
我把我脚下流淌着鲜血的一切来与您共享


不老不死的魔女沉睡在铺满了珠宝的鱼缸
沉重的铁环束缚在她脆弱的鱼尾上
她用平静而眼含悲悯的眼神将那个坐在王座上的男人凝望
水池总有一天会干涸
铁环总有一天会染上锈黄
国王总有一天会身子佝偻白发苍苍
唯有不老不死的魔女带着她永恒的孤独
在广阔的大海中继续她的流浪


海浪将这个古老的传说断续的歌唱
无人知晓少年的王国在什么时候沉没在了什么地方
无人知晓国王老去的时候他的魔女是否还在他身旁
它们只知道不老不死的魔女依然在大海里孤独地流浪
走过每一个不属于她的远方


End.


【原梗授权自 @源氏的呆毛 ,禁止一键转载到自己的lofter】

评论

热度(751)